• 煮酒论曲(其实是乱七八糟纯粹凑数的选修论文!!!) - [寂寞]2008-11-03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angshuoran-logs/50128679.html

    (事先说明:真的是凑的真的是凑的……不过因为太久没写这种有点文采的于是……算是纪念今天因为赶论文破天荒逃了两节课吧OTZ)

        “力拔山兮气盖世”,这是楚霸王
    垓下绝命悲歌;“大风起兮云飞扬”,筑声中汉高祖悲喜还乡。大概从这时起,在古代中国的战争史上占有一席之位的帝王或霸主们,虽已枯骨成灰,他们的高歌却穿过千年风沙,仍然在我们耳边轰然潮响……横槊赋诗的曹操当年煮酒论英雄,如今冷兵器时代的金戈铁马尘埃落尽,只余幽幽曲声,能伴着今人的醇酒入喉。

     

    本来本文中许多作品严格来说不能算词,但是要是像李易安的《词论》中的标准那样严格,那么能感动我等粗鄙之人的曲子便会少掉大半——毕竟那一句句都曾出于歌者扶摇九天之音……

    且看下面两首曲子:

    纪辽东 (其一)

     

    辽东海北翦长鲸, 风云万里清。

    方当销锋散马牛, 旋师宴镐京。

    前歌后舞振军威, 饮至解戎衣。

    判不徒行万里去, 空道五原归。

     

    念奴娇·雪

     

    天丁震怒,掀翻银海,散乱珠箔。

    六出奇花飞滚滚,填平了山中丘壑。

    皓虎颠狂,素鳞猖獗,掣断真珠索。

    玉龙酣战,鳞甲满天飘落。

     

    谁念万里关山,征夫僵立,缟带占旗脚。

    色映戈矛,光摇剑戟,杀气横戎幕。

    貔虎豪雄,偏裨真勇,非与谈兵略。

    须拼一醉,看取碧空寥廓。

     

    两汉北伐,隋唐征辽,那是封建王朝开疆扩土的时代。

    由于本人对隋唐征辽历史的偏爱,故第一次从选修课上看到这首《纪辽东》时,便深深为这位历史上称为“暴君”的隋炀帝的才华所折服。毕竟是帝王手笔啊,挥槊直指辽东长空,席下百万雄师举杯同饮,豪情万丈的情景连一国之君都醉倒而解下戎衣……这是曾带兵伐陈的大将杨广,想当时此曲一歌,必能让千军万马沸腾!

    近年来为隋炀帝平反的观点不少,孰是孰非且按下不表,隋炀帝留下的两方功绩却是不可否认的:一是开创科举和开凿大运河等政治经济建设,二是对后世诗词的深远影响。

    “通首气体强大,颇有魏武之风。”说的是千古名篇《饮马长城窟行》。后代文人对他诗篇的评价极高。“混一南北,炀帝之才,实高群下。”“隋炀起敝,风骨凝然。隋炀从华得素,譬诸红艳丛中,清标自出。隋炀帝一洗颓风,力标本素。古道于此复存。”另一首隋炀帝写的《春江花月夜》中“暮江平不动,春花满正开。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足以显示他的文采。“能作雅正语,比陈后主胜之。”“隋炀诗文远宗潘、陆,一洗浮荡之言。惟录事研词,尚近南方之体。”

    以本人对唐朝初期的略微了解,即使是贞观之治这样有着许多可供慷慨高歌的战争的时期,达官贵人们中风行的还是自南朝以来流行的“艳曲”,仍是“百年陈梁诗音靡靡”。像隋炀帝这般“力标本素”的文人,实在是少之又少。可以说,他开创了“盛唐之音”的辉煌大气的阳刚之美!

    如果说还有不少人能看出第一首是著名的暴君隋炀帝谱的曲子,那第二首,想象如此奇特张扬,不用细读,只需略略一扫,万里关山下白雪黄沙,戈戟突兀旗帜横飞,如此阔大之景尽入眼帘……可此词恐怕不大为人所知——词作者,金朝的完颜亮,又是个典型的暴君。

    有人将两帝并称,有绝世文才,恨其过于“理想主义”,空指沧海,悲之叹之。

     

     

    稍息片刻,再看以下数曲:

    无向辽东浪死歌

     

    长白山前知世郎,纯着红罗绵背裆。长矟侵天半,轮刀耀日光。

    上山吃獐鹿,下山吃牛羊。忽闻官军至,提刀向前荡。

    .relpost{clear:both}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