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不要再这样下去了,知识分子们 - [寂寞]2008-11-19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angshuoran-logs/50128665.html

    ——要追根溯源起来,我遇见这篇文的契机是——“话说扇子- -”“……不是已经天冷了么”于是发现自己还纠结在甲用的阳刀的样式上……在“唐 大刀”“八十二角鹅眉宣锦大刀”“大杀刀”“大砍刀”“砍刀”“日本刀VS中国刀”最后挣扎到“冶炼技术”“水力鼓风机”“四川高炉”(啥)……

    最后的最后,终于遇到这篇《歧途——中国古代冶铁技术的致命伤研究(作者:黄谦)》。

    话说回来,从很小的时候,就看见历史的教科书或者课外书里到处都是“中国古代的XX技术领先欧洲XXXX年”这样的句子。起先是非常地惊喜,继而自豪;接着很愤恨地,一边感叹着今非昔比一边发誓要把中华文化发扬光大;到刚才为止,看到这种句子基本上没什么反应了,因为虽然只是肤浅地了解了一下自己画漫画需要的背景和素材,就知道这点成就实在是不算什么……可是,今天,我却看到了反驳的句子。

    (恕我冒昧在此摘抄若干段)

    “对于我国冶铁史的一些看法和批评”

    “我灌水很少带着感情,这里算是个例外,因为这场灾难清楚的表明了,即使在看来非常次要的历史问题上,如果被“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也同样会给人民带来严重后果。另外,在这场灾难中诞生了以杨宽先生为代表的中国最早的冶金史学家。他们在那个时候发挥了恶劣的作用――这并不意味着后来他们没有起到正面作用,请注意。然而直到今天,为了大炼钢铁而编造的浮华不实之词,仍在我们的书籍,包括教科书上泛滥。想想看我们看的冶金史书居然是大跃进的产物,实在令人不寒而栗。”

    ——矛头直指“领先欧洲XXXX年”。

    ……写到这里,我后悔了。因为我去查找了原文的出处,然后看见一大堆人在批这篇文。

    原谅我如此鲁莽的转折。

    批评他常识性和史料错误也就罢了——可他在文中刚骂完中国人的“仇欧情结”,就有人骂他“假罗马种”了——瞧,又来了。

    以前每次看到这种争论,我会很茫然,不知道该听谁的。因为双方都有道理而且观点截然相反(这也是因为我实在没有那种专业水平,根本无从分辨)。而这一次,我突然清醒了——不要再这样骂下去了!

    黄谦是有很多过于绝对的定论,比如“中国人害怕锻造”之类的。可是,他所指出的,中国冶金史研究的缺点却也是有目共睹——至少我这样业余的人在查找资料的时候就真的很难查到隋以后的实物数据,通常看到的只有一大堆文献资料。而且很多时候就是从南北朝直接跳到宋朝——那是隋唐啊,本来应该是个中西文化大碰撞产生无数璀璨的创新的技术的时代!

    突厥刀是唐刀的模仿对象又如何?那么多外来技术的引进又如何?为什么要讳莫如深?又为什么要断章取义?难道大家都忘了一个基本的历史常识:没有新鲜血液的文化,是没有未来的文化!

    没有未来,又如何拥有向世界发散光芒,令今人骄傲不已的文明,又何来营养,供这此起彼伏的现代式民族狭隘主义生根发芽?

    难道要等着耗尽她的营养,等着慢慢消亡吗?

    还有很多地方是受益匪浅的,限于我现在混乱的头脑,就不一一列举了。我只知道,无论黄谦是不是什么“假罗马种”,我刚刚学到的是,要尊重任何一种文化,无论所持有该文化的国家对我们做过什么。

    这不是什么崇洋媚外,这本身就是一种气度,一种尊敬别人,从而也得到自尊的气度!

    而不是靠带着有色眼镜骂人得来的自我安慰。

    无可否认,对疑点的争论对学术的发展是大有益处的,但是——有着文史专业知识的知识分子们啊,不要动不动就研究态度,然后扯到民族高义上骂起来了。把精力集中到真正的研究上去吧,就当作是以中国文化不能弘扬这样的窝囊为动力,但却又无比清醒地相信,希望着,因为自己的这点努力,真真正正的,被尽量锻打地不含一丝杂质的研究成果,让文化最接近的真面目露出来,让所有中国人得到最真切的文化归宿感,让这片深沉的土地免受污染和埋没,让她慢慢地,在活着的人的经营下重新变得丰饶起来,让她能继续被后人瞻仰。

    在复查灌钢资料的时候,看着又一句“比欧洲早XXX年”的论调,我感觉到自己的眼神里,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了悲怆的自嘲。



    ……咳咳,居然不负责任地写起这种东西来了(自嘲啊自嘲)……自己根本就没什么文史底子嘛= =各位看官(……会有吗?)请见谅……不过最后还是忍不住要吐槽一句:甲!为什么每次看到什么有意思的文都是(归根结底)因为你!!掀桌!!!
    分享到: